首页

《神州》与神学


谢文杰


--------------------------------------------------------------------------------
 

一位姐妹来信说:"非常感激《神州》的异象和制作,她激起华人对自己历史、思维及生命的重新检验,也许产生自豪,也许产生愤怒,多少让观众坐立不安,希望此时圣灵的呼声被人听见而跟从。?让观众坐立不安,这正是我们当初的期望。


 

《神州》是一部洗涤、更新中国人灵魂的影片,不是一部神学探讨的影片,也不是一部政治批判的影片。但不知为甚么,批评几乎都是朝这两个方面。

 

有人说,《神州》是某某人制作的,一定带有政治目地,一定是西方和台湾势力支持的。这都是无知的毁谤。我们的宗旨既是"让神光照亮神州,让历史成为信史,就不能回避历史的罪恶。外国人也有罪恶,但神要我们先认自己的罪。德国人的罪,需要德国人让神光照,自己忏悔。我们累积的苦毒罪恶,若不向神忏悔,求神赦免,这些衣橱里的骷髅,不知道那天再跑出来,又将神州搅个天翻地覆。

 

有人说:中国人是北京猿人进化来的,犹太人是上帝造的,中国古文化怎么可能通圣经呢?几十年来,海峡两岸的学生从小都受这种教育。很不幸的,有人在基督教里,继续以这种思维方式来看历史。有一位学者,根据他从前用无神论思维方式和狭隘民族主义心态写出的着作,继续说"中国人没有上帝,上帝只是西洋人的上帝”。这个结论,大陆小学三年级学生都知道,中共是这样教的。李洪志不也教导法轮功学员说"有两个上帝,东方人有东方人的上帝,西洋人有西洋人的上帝吗?”

 

在无神论狭隘民族主义这件破衣服上,补上一两块《圣经》经文的新布,有甚么意义呢?我们信了耶稣以后,不能还是拿旧的思维方式来解释历史。无神论狭隘民族主义这个旧皮囊,再也不能用来装从上帝而来的启示之光。我问大家,如果全人类都是挪亚的后裔,中国人又有人类最悠久的历史,为甚么中国古书中就必须一点也没有圣经创世记前十一章的印证呢?中共用无神论来描述历史,难道我们基督徒也要紧抱这件破旧衣服,不愿意从神那里换上洁白的新衣吗?

 

有些神学家也说,中国先祖信的上帝和《圣经》的上帝是不同的。照这样的逻辑,有人也会说旧约的上帝和他心目中的上帝也是不同的。上帝是独一的,不以人们对么的认知差异为转移,这是基督信仰的基疵矗有一个像我一样在神学上"无知的小民?”有一天领悟到"以前听说有个老天爷,今天才知道原来就是你们所信的上帝",而愿意接受耶稣救恩,难道这样的信心不能让他得救吗?从先祖们对上帝的敬拜,可以看出他们对上帝的认知是有些蒙胧,当然无法同现今聪明的神学家相提并论。如果看旧约中雅各在路斯时对上帝的认知(创28:16-17),恐怕信心之父亚伯拉罕,在神学家的眼中也有问题,竟然教出一个对上帝只有这系粗浅认识的孙子。

 

有一位朋友,每次见到我,都要与我讨论老子到底是普通启示还是特殊启示。他并没有读过《老子与圣经》,只是听到一些说法,就来与我讨论。为了应付他,我不得不去读一读神学,发现所谓特殊启示一般启示,原来只是个定义问题,本没有甚么好吵的。哪一天有哪位神学家真从圣经中找到了这种说法,才好讨论。

 

有个别台湾基督徒,不赞同《神州》对恶龙的揭露。但生活在恶龙淫威下的大陆家庭教会弟兄姐妹们,都赞同《神州》对恶龙的批判。至于司马迁,这么伟大的史学家,难道要浪费《史记》宝贵的篇幅,来记一些无聊神话吗?我们为什么不能想到,也许有天意、灵意或寓意在他的笔下呢?关于火凤凰,我觉得她是一个形容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命运的好象徵。有些历史,我们一时看不出它的意义,但我们相信有神的美意。火凤凰的象徵,解释了苦难,也提出了警惕:也许我们还要经历血与火的熬炼;又预言了未来:神州要成为一个祥和、祝福之凤凰,而不是凶煞、咒诅之恶龙。

 

一位弟兄来信,语重心长地说,看完《神州》,他非常不安,因为《神州》居然没提耶稣复活升天。我发现一些海外基督徒非常天真,以为只要向无神论者讲一遍"福音四定律",他就没有理由不信神;如果不讲"福音四定律",就不是传福音,也绝不会有人信神。《神州》让人从历史中看到中国人远离神的结局,做的是唤醒预备人心、迎候顺服基督的工作。相信下一部片子《十字架》,会更直接领人归主、催人献身。

 

讲了这么多,好像是在讨论一部叫《神学》的电视片。《神州》不是《神学》。如果我们板起一副神学面孔,面面俱到,谨小慎微,也许可以制作出一部《神学》,绝不可能制作出一部《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