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个跨世纪的传说 神州异象分享

 

远志明

 

--------------------------------------------------------------------------------
 

一过复活节,整个普林斯顿都鲜活了。秋红还没有退去,春绿已昂然四野。蓝天、阳光、鸟声,融成一个浑然一体的明亮,一直亮到人心底。


那是一九九一年四月,我受洗的日子。

 

一个身体、思想和灵魂都在流亡的人,一遇到耶稣,一认识上帝,就象孤儿找到了父母,黑暗遇到了太阳,那惊喜、那温暖、那辽阔,真是出人意料,深深地激荡着这颗心。 我有很多罪,上帝拣选我,大概是看我心中那一份追求真理和真情的真诚还没有糟蹋殆尽。真诚总是通着信仰,犹如婴儿的啼哭总是唤来母爱一般;信仰需要单纯,犹如光明只能穿过透明玻璃一样。

 

一、大上帝与小窄门

 

单纯和真诚,心灵和诚实,可以引领人越过诸多宗教遗传,径直来到信仰核心--耶稣面前。耶稣用太阳、雨水、飞鸟、野花见证天父大大爱,给税吏、妓女、淫妇、乞丐和外邦人带来福音,甚至为无辜惨害他的刽子手们祈祷。他以无限的爱表明,他是上帝的儿子(神子),也是人类的儿子(人子)。每当我打开圣经来到耶稣面前,冰冷的心就悄悄融化,低俗的心就渐渐升华,狭隘的心就一下子辽阔起来。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上帝多么伟大啊!我竟能活在他伟大的权能、荣耀和慈爱里,何等奇妙!奇妙之事此时此刻真实发生在一个凡夫俗子身上,我知道,这全是因为耶稣带来了一条天路,一条天人合一 的路。

 

人们并非不晓得上帝,上帝早已将永能和神性显明在人心里(罗马书1:19-20),只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上帝,唯有道成肉身的耶稣,活生生将上帝的大爱大能展示在人间(约翰福音 1:18)。故“除他以外,别无拯救"(使徒行传4:12),故 “不见一人,只见耶稣”(马太福音17:8),故任何基督徒任何教会若不直接吃喝耶稣,就挣扎愁苦、半死不活。耶稣无疑是一道窄门(马太福音7:13-14),却是一道通向永恒无限、宽广无垠的窄门。一旦进入这个小窄门,便是大上帝,伟大宏大博大、大光大能大爱。不入这个小窄门,便是匆匆碌碌、忙着生忙着死的世俗洪流。还有一种人,蹲坐在小窄门门槛上,自己不进去,也不让别人进去见大上帝,挡住了许多真心寻求上帝只是反感宗教的朋友们(路加福音11:52)。 真基督徒进入窄门,基督教徒挡住窄门,不信的人自救无门。

 

一种是信仰,一种是宗教,一种是世俗。

 

二、神光与神州

 

八年来,我一方面在布道培灵中只传讲耶稣、只强调耶稣,以致于有人说我太绝对太狭窄了;一方面又出版了《老子与圣经》和《神州忏悔录--上帝与五千年中国》,以致于有人说我太文化太宽泛了。这就对了。我进入的是小窄门,我看见的是大上帝。一夜夜,我与耶稣亲密相交,甘甜流泪,心无他人,意无旁骛。一天天,我又从阳光、雨水、飞鸟、野花中读出上帝,从老子、孔子、墨子和五千年历史中发现上帝的主权作为。 一想到神州,上帝爱、民族情、游子心就交织一团,激荡心头。我不明白,为什么许多中国人信了耶稣,就对五千年中华历史文化轻蔑得不屑一顾,甚至惧怕如洪水勐兽?难道上帝自古不是中国人的上帝?难道五千年中华文明史竟没有一点儿上帝的主权作为?不可能!“ 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疆界,要叫他们寻求上帝,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 离我们各人不远,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们(雅典人)作诗说:我们也是他所生的。 "(使徒行传17:26-28)我们祖先作过许多这类诗。《圣经》又说:“在从前的世代,任凭万国各行其道,然而为自己未尝不显出证据来。”(使徒行传14:16-17)为什么唯独中国基督徒看不见本民族生命历程中上帝的身影?为什么彷佛非得将基督信仰与中国历史一刀两断才能进入这个信仰?

 

宗教,宗教!信仰一旦沦为宗教,会产生令人窒息的狭隘、封闭、极度骄傲、妒火中烧和残酷无情。宗教让人死。

 

上帝怜悯我、提携我,叫我凌空俯视神州长河。在浩瀚神光下,才看见神州原是神之州,才看见挪亚的子孙怎样在黄河岸边传颂着伊甸园的故事,才看见尧舜禹怎样高举双手赞美昊天上帝,才看见古龙怎样使人窃取神的权柄荣耀以致中华民族陷入自残自虐和你死我活,也才看见什么是真正的“西天真经"和什么叫火里死火里生的火凤凰......神光之下,终于看见了一个真正的神州,一个原本来自神、长久背叛神、苦苦寻求神、必将归回神的神州,一个佐证着《圣经》真理、突破了“基督洋教论"、活在独一大上帝怀抱中的神州!

 

三、历史与信史

 

历史是人的活动,但历史不仅仅是人的活动,正像地球不仅仅自转一样。着名史学家汤因比指出:历史是一种天命,一种唯由自由的人类聆听和回应的上帝启示--简言之,历史是上帝与人类之间的交往。一个信仰上帝的人,理应从一切历史中看出上帝的作为。不幸,很少中国基督徒这样审视反省过自己的历史。

 

一旦我们看见了上帝的历史主权和奇妙作为,历史就成为信史 --一部可信的历史,一种信仰的历程。地球围着太阳旋转,这比“地球中心说"更真实可信。人活在上帝手中,这比“人本位说"更真实可信。人与上帝的关系,决定人的吉凶福祸、生死存亡,正像地球与太阳的关系决定着地球的气候和命运一样。现代科学正穿越宗教迷信大步迈向真正的信仰。神光下神州历史就是一部信史。孔子何以大吁“朝闻道,夕死可矣"?只因“道就是上帝"!文景、贞关、开元年间何以无为顺道而天下大治?“道是万物的主宰,善人的宝贝,罪人的中保。古人为什么珍贵道呢?不就是在道里寻求就能得着,有罪可得赦免吗?所以道是天下最宝贵的啊"(老子)!孽子无道,神州有道也!党国无神,中国有神也!今人无信,先祖有信也!

 

四、异像与影像

 

一九八八年我参与撰写《河殇》最后一集,名字叫“蔚蓝色” 。当时我由蔚蓝色想到的就是大海,纯洁辽阔,与浑浊狭窄的黄河形成鲜明对照,象徵着民主与专制的巨大分野,预示着中国终将走向世界、融入大潮。一九八九年我来到了梦中的西方蔚蓝色,不到两年,我发现蔚蓝色不是大海的本色,是晴朗的天空用蔚蓝色拥抱着她,而她以纯净透明迎接蓝天的拥抱。西方文明的基石是基督教文明。人人都有不可剥夺之尊贵,也都有根深蒂固之罪性,这个西方自由人权原则与监督制衡机制的完善结合,这个宽容与严厉、有情与无情的奇妙和谐,来自圣 经。

 

一认识耶稣,再反观中国,突然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制高点上。这是一个爱与光的制高点。爱使我不能不看中国,光使我看得清楚明白。这爱和光是神的,不是我的。神让我看见的异像一直紧紧控制和大大激励着我。付出了几年心力后,如今这异像终于可以变成影像了。根据《神州忏悔录--上帝与五千年中国》改编的电视系列片《神州》,将于年底问世。去年,神呼召谢文杰夫妇出来,不久,神又感动了钱大柱、王大成和王大雄兄弟,神又送来了导演、摄影、编辑、音乐、美工、电脑等专业基督徒,神又预备了上下五千年的影视资料,神又在沙漠中开江河,国门为我敞开,为这个异像敞开......大笔的钱、大批的人、大量的事务、大宗的画面,大胸怀、大视野、大动作、大手笔。神的手段如此高妙、迅捷,以致于常常觉得自己作小帮工都跟不上趟。这是一个大神迹,一路大感恩,等影片完成,再尽情分享。愿您以祷告与我们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