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志明 | 读经解经与唯独耶稣 | 唯独耶稣 (9/12)


第九讲读经解经与唯独耶稣

 

圣经无误

整本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一气呵成,因为它的作者是圣灵。圣经是无误的,在这个立场上,我们没有分别。那么圣经跟耶稣是什么关系呢?圣经是给耶稣做见证的。在这个立场上,我们也没有分别。

圣经无误这个观点为什么要提出来?因为在新时代,有很多自由派神学否定圣经的无误。欧洲最先兴起的自由派神学,否定圣经的绝对权威。在中国教会里,据我所知,这并不是一个主要问题。我跑了那么多的教会,国内的海外的,这一宗那一派,我发现,基本上,不管是灵恩派,基要派,福音派,甚至小群地方教会,等等,他们都坚信圣经无误。他们都认为整本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主要问题是什么呢?主要问题不是否定的问题,而是误导的问题,对圣经的解释问题。另外,也不是我们基督徒不读圣经的问题。虽然基督徒不读圣经,少读圣经这也是个问题。但是主要不是这个问题,主要问题是我们读圣经的时候,错误地读圣经。

 

把圣经知识化

我看到了这么几点,第一点,把圣经知识化。就是把圣经作为一种知识,甚至我们大言不惭地说圣经知识,你有多少圣经知识。圣经是不能当作一种知识的,它是一种知识不错,但是它更是一种生命。耶稣说我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

如果你只是把圣经当作知识的话,你得到的就是知识,不是生命。结果导致什么?我在神学院读神学,那么保守的神学院,新约教授,旧约教授给我们讲圣经的时候,你知道他讲什么?一去就讲,这一篇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时代背景,作者是谁,是哪个年代写的,有什么不同的见解。有的说是这个人写的,有的说是那个人写的,经过考证,不是那个人写的,原来是这个人写的。

这些背景讲完了,你总得讲正文了吧。没正文,完了。后来我真的去找教授问,我说你怎么不讲正文,光讲这些旁边的东西。他说正文是应该你自己去读的。这叫高等批评,对圣经的高等批评。这叫知识,都是一些知识。就是我们上中学时的那些中学课文一样,给你一篇课文,老师给你讲段落大意,还叫你造句,等等。神的话不是这个样子来对待的,这是第一点。

 

圣经被道德化

第二点,圣经被严重地道德化,或者叫作律法化。就是说很多人读圣经,把圣经的经文当作律法来遵守。特别对旧约的一些话,我把你的话当作脚前的灯,路上的光,常藏在我心里。那是旧约,律法的时代,新约不是这样的。新约是把耶稣藏在心里,耶稣是我的光。耶稣说,我就是光,不跟从我的,在黑暗中行。

因为旧约时那些人讲的时候,耶稣还没有来,那是犹太教。这个问题很多人忽略了,到了新约时代了,老讲犹太教的东西。耶稣来了,已经成全了律法,祂已经代替了律法,祂已经把律法在祂的圣灵里全成就了。保罗讲的几个果子,几个圣灵的果子,这样是没有律法禁止,是在律法之上的。你还天天守着律法。

把圣经道德化,律法化,不仅让自己活得很累,做不到,而且最可怕的是,用这个律法,用这个道德来评判别人。读了点圣经,知道了一点神圣的标准,就去论断别人。我开个玩笑,我跟我太太就是这样。有时候她看着我不对,看着我,就说经上怎么说的?你还是传道人呢?她就欺负我。

如果律法能救我们的话,那耶稣还来干啥?旧约律法是很完备的,摩西早就颁了十诫。后来又律上加律,法上加法,点上加点,捺上加捺。耶稣来就是要成全这些东西的,耶稣说我来不是要废掉,是要成全。我这里什么都有了,所有神的公义,在我这里已经实现了。
所以保罗说因信称义,不是因行为,因律法称义。我们千万不要把神的话当作律法,保罗说圣经的字句让你死,什么意思?你守字句,你就是在守律法。律法就是让人知罪,知罪你做不到,后果就是死。

 

把圣经相对化

第三点是相对化,就是把圣经相对化,或者是个人化。个人化,就是按照私意来解经,这个很可怕。我前天提到,我家里有很多本解经书,我只要发现一本新的我就买来,有的是大家一个群体一起解的,有的是一个人自己解的,真的是有很多私意在里头。我不是说私意都是不好的,有的是很好的理解,有的是很好的经历,都写进去了,但是都是他个人的。

比方说,举个例子---耶稣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李常受把这个“真理”翻释成“实际”。其实这个真理叫真相,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真理,另一个意思是真相。我告诉你真相----我告诉你真相,我告诉你事实。翻释成真理确实有些问题。有些人就以为耶稣说,我就是一条真理,我就是一条道路李常受为了避免这个问题,就用实际当年中国大陆用这个实际用烂了,理论联系实际,从实际出发其实更准确的意思是真相 - 。我就是那个真相,我就是那个实底,是这个意思。

你看这个翻释,本身都有个人的意思,更何况是解释呢。当然,这是极端的例子。就是我们基督教里边有很多的解经书,都是有自己的意思在里面,这是没有办法的。结果是有些不同的宗派,他们的解释圣经就是六经注我。

中国历史上不是历来有这个争论吗,到底是我注六经,还是六经注我?比方说,你解释道德经,解释论语。表面上是你在解释他,事实上是用老子,孔子的话来解释你的思想,是不是这样?道家解释道德经,佛家也来解释道德经,其实是用道德经来解释他们自己。我们马克思主义用辩证法来解释道德经,实际上是用道德经来解释马克思。圣经也有这个问题,我们很多人站在自已宗派立场,站在自己神学立场来解释圣经,结果就是圣经注我,不是我注圣经了,就要小心。这种私意,我把他叫做相对化或者个人化。

 

圣经他人化

还有圣经他人化,意思正好相反。他人化意思就是,我们很多基督徒,自己没权,没能力去解经,自己也不想去解经,就专门用别人解的。他人所嚼过的,就自己拿来,好省事。我看很多人都拿着祈祷本,灵修本,这个本那个本,就在那里翻。我们有时候查经,大家分享的时候就念下边的小字。那就是用别人的解释,自己不动脑筋,自己也不动心。

最后,一个总的结果就是纷争化。整本圣经是一个纷争的状态,被撕裂的状态。就是每个人都各取所需,打圣经语录仗,是这么一个状态。各宗各派,都引经据典,来证明自己是对的,特别是证明对方是错的。所以现在的问题,中国教会的问题,不是否定圣经的权威,不是否定圣经的无误,乃是利用圣经的权威来为自己的宗派服务,挑里面的一些话。连“东方闪电”都引经据典,“三班仆人”更是引经据典了,引得更多。女人祷告,头上蒙一块布,蒙头,叫蒙头派。海外是没有的,这是土产的,国产的。他们也引圣经,他们引保罗的话。都引圣经,现在的中国教会,各家各派,旮旮旯旯的人全是引圣经。

 

解经泛滥的时代

现在的问题不是否定圣经的权威,是利用圣经的权威,为自己的做法找根据,是这么一个状态,很乱很乱的。而且我前天讲到了,不像宗教改革之前,我们信徒是拿不到圣经看的,不能直接读经的所以那个时候,马丁路德提出一个口号:。唯独圣经,还我圣经,高举圣经,这是多么重要但是现在,解经引经泛滥了现在的问题不再是高举圣经的问题,而是什么人都高举圣经,断章取义。针对现在的问题,当务之急是回到耶稣,归到耶稣。这也是世代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我跟大家讲,什么叫正确的读经。正确的读经有两点,第一点,原原本本地读,读圣经原著。我不敢说原文,希腊文,希伯来文,但起码要读原著。咱们中文翻译,和合本是很不错的,“与其欲火攻心,不如嫁娶为妙”,多棒的翻译。但是有一些词却是过时了,比方说“罪的工价就是死!”其实不是“工价”,工价就是拿人“工资”,是代价,罪的代价就是死。

我一直说少读参考书,不是不读,是要少读,要自己去吃,别偷懒,要自己去吃圣经。那个时代背景,这些段落大意,这些东西不是说不好,不是说没用,有用,但是有限,有必要,但是不重要。

 

读圣经还要信耶稣

文化大革命期间,哪有圣经?但是那个时候,弟兄姐妹们信得好不好?很好。为什么他们没有圣经也信得那么好?因为是耶稣,信的就是耶稣!

圣经其实为就是让我们信耶稣。你读圣经却可以不信耶稣,这种事很多的,普林斯顿大学,神学院里的教授,很多就是不信耶稣,他们专门研究圣经,研究了一辈子,圣经比我们都熟,就是不信耶稣。说耶稣是个人,不是个神,说耶稣,四福音书都是靠不住的。只有一句话肯定是耶稣说的,哪句话?“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这真的是一个教授写的论文,一本专著。说其他的耶稣说的话,我都无从考证,只有这句话百分之百是耶稣说的。所以说,他读经,他研究圣经一辈子,却不认识耶稣。可是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当年没有圣经,因着信耶稣,病得医治,传福音大有能力。

你们知道有一个人叫C•小号•路易斯,他写了很多很多伟大的作品,“狮子王”,还有很多了,很有名。他也是个很好的神学家,很正统的福音派神学家,没有人否定,怀疑他的信仰。但是他很清楚地说,我们的信仰是建立在耶稣身上,不是建立在圣经的领悟上。非常清楚的,你相信圣经无误,你不一定能够得救,但是你相信耶稣基督就可以得救。相信圣经无误是认识耶稣基督的一个步骤,一个前提条件而已。但是你如果停留在这儿,那就完了。你不向前走到耶稣这里来,就不行,就不成。

 

琢磨着读圣经原文

这是我讲的第一点,就是要原原本本地读圣经原著,用你的心灵跟神的话相碰撞。而且神的话是愈久弥新,你们都有这个经历。你虽然已经读了几十遍,几百遍了,但是你今天读这一段话,它就对你今天有帮助。所以要自己去吃,而且读的时候要慢慢地读,嚼,要去嚼,要琢磨。

举个例子,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你读的时候,哗啦啦就读过去,你都会背了,背得倒背如流了。你能不能问一句说,为什么耶稣要把这三个词按这个顺序说呢?“我是道路,真理,生命。”他为什么不说我是生命道路真理?我发现耶稣的每一句话,每个顺序都是非常精确的。首先是道路,没有道路,你怎么通向真理,怎么通向真相。那真相是什么呢?其实真正的真相就是生命。祂是一步一步来的,必须借着祂,才能找到真相,而真相的本质就是生命。

我前天讲了,整本圣经就是让我们得生命,最后就是得生命。

 

回到耶稣读圣经原文

我现在体会到了,既然祂是神,完全的神来到了人间,祂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多余。而且祂该说的全说了,不该说的一个字都没有说。比方说那句话,“凡有耳能听的就要听。”我第一次读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主耶稣怎么有这么多口头语,动不动就来一句,有耳能听的就要听。后来我才知,这句话很重要的,意思就是说,我把话都说明白了,有耳朵的就听,就可以听。

上帝来到人间,祂是全知全能,祂有没有能力把话说明白,有没有这个能力?祂是全能的,当然包括这个能力了。祂讲的这些比喻,不识字的人都听得懂的,乡下老太太读圣经也受感动的。我母亲就从来没有进过学校,她读圣经着迷一样。谁有这个能力,有耳能听就可听。这句话多重要。

但是我们现在有些神学家以为我们没法理解神的话,怎么办呢?他们来解释,结果把本来简单的,变得复杂得要命。你们还读得懂吗?读不懂了,有耳都听不了。耶稣知道的,有耳能听的就要听,只要听我的话就可以了。不要通过中间二道贩子,二道贩子没有不赚钱的。

所以我就要跟大家讲,回到耶稣,第一个含义就是包括读圣经的时候,回到圣经的原文原著。这个非常重要,当然有条件去读希伯来文,希腊原文的更好。因为翻译有时候也会失去一些含义,一定会损失的。

 

归到耶稣这里来读圣经

第二点,正确地读圣经,就是要归结到耶稣这里来。整个读圣经的过程,最后要归结到耶稣这里来,不然的话,这经是白读了。耶稣的意思就是这样,你们查考圣经,却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这意思就是说你们白读了,白查了。虽然我藏在圣经里,圣经是给我作见证的,但是你们却不到我这里来,那不是白读吗?你没有读出精义和圣灵来。

归到耶稣这里来是什么意思呢?第一,有分歧的时候。如果我们对圣经,整本圣经的任何经文,有分歧的时候,到耶稣这里来解决。

耶稣是不一样。我昨天也谈到了,整本圣经都是神的话,没错,但是有的是借着先知说的,有的是神亲自来到人间说的。而且有些神的话,我也讲了,不是神说乃是神借着一件事说,借着那些事来说出他的意思来,这个时候我们理解就容易理解错。

你知道吗?耶稣来到人间,说,有耳能听就要听,直截了当,我对你们说的是我知道的,我见证的是我见过的。所以我们如果有分歧要到耶稣这里来。

 

得救的问题

比方说,一次得救永远得救,还是说不一次得救,就不永远得救。我不知道我们在座的是不是都同意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是不是都同意的?不是!我听到一些,在海外是全同意的。在海外如果你不同意的话,你就是异端。但是我在国内教会采访的时候,我确实听到一些很好的弟兄姐妹,他们认为这是错误的。为什么?因为圣经上说了,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这话就是说,有的人不能忍,出卖主,像犹太,还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吗?有人说犹太一开始就没有得救。你怎么知道的?心里相信,口里承认,受了洗,还没得救?

你看,各自都引经据典,双方都可以引圣经。你要说,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查圣经就是这么说的。到我这里来的,我永不丢弃他。是不是这样?那当然你不被丢弃了,神说的。
但是另一些反对的人,他也引圣经他引什么呢他引忍耐到底的才能得救。?凡称我主啊主啊,不能都进天国;还有,如果信了主之后还是故意犯罪的,就是把主耶稣重钉十字架,等等。

当然,这个争论我觉得并不影响我们是不是真的得救了。你知道吗?坚持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的,跟不坚持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的,都是我们主内的好弟兄。他们只是在这个理解上有点困惑。是不是这个问题?他们都信主耶稣基督了,这个并不影响我们都是弟兄姐妹,真的是不影响,不要为这个打架。

 

耶稣永不丢弃我们

耶稣确实是永不丢弃我们,因为因着他的爱,他确实是永不丢弃我们。这是在​​这个意义上,你得救了就是得救了,永远不会不得救了。但另一方面,主耶稣也说在外面哀哭切齿和十个童女的比喻。我们有很多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神学家,为了把这些纳入他们的理论里面去,就解释成在外边哀哭切齿没关系,将来还可进天国。但是这没有必要,等于是自己跟自己自圆其说。耶稣没有说将来还可以进天国,没有说。祂就是说你在外面哀哭切齿。到底什么意思?你去琢磨吧。

但是大家为了安慰自己,说我一定得救了,没关系了,从火里出来还是得救了。耶稣说的可不是从火里出来,是在外面,不让你进这个门,在黑暗中哀哭切齿。我的意思就是说,你怎么解释都可以。大家谁也别说谁是异端。就为那小破事就是异端吗?

有的教授就跟我们讲,说四福音书是小学,保罗的罗马书才是大学。说耶稣的那些话都很简单,是ABC,保罗那才是高深的神学。你知道好多神学是从哪里出来?的吗是从保罗那里来的在四福音书里,耶稣说的确实简单打你右脸给左脸;偷内衣送外衣;你钉死我了,我还为你祷告祝福这简单就简单在祂永远爱你,永远都不放弃你。但是保罗那里出了多少纷争,教会的问题怎么解决,教义的问题怎么论辩?

 

扎根在耶稣身上

林语堂先生晚年归回主。他是牧师的儿子,中间叛逆,让他去读神学院,他叛逆,然后晚年又归回了。归回后他写了一本书,叫“信仰之旅”,“信仰之旅“的前面讲了一遍儒,释,道,最后讲到基督教。他提到他比较耶稣跟后来的使徒书信,他就说当我读保罗,读这些使徒书信的时候,确实不错,他们提出了很好的问题,也做了很好的回答,但是当我读耶稣的时候,既没有问题也不需要回答。
这就是那些神学教授说的太简单。你知道我当时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只是不

以为然而已,我就是不知道到底有多重。我越信主,越信得久,越发现这是个普遍的问题。因为四福音书太简单了,而且我们读得太多,耳熟能详,都能背下来了。然后我们就去研究那些高深的,那些教义的纷争,研究这些东西。所以很少引耶稣基督的话,很少引四福音书。他们没有扎在根上,他们是在叶子里,在枝子上,盘来盘去。这是当今的一个问题。

好多专心于以神学辩论,定别人异端的人,口中一出来的语言,都是恶毒的语言,没有主耶稣的馨香之气。更没有主耶稣的那种谦卑柔顺,胸怀宽广。他们没有主耶稣的生命,因为他们不看重主耶稣,他们看重的是关于主耶稣的一些教义,理论。
   

难以理解的事情也要到耶稣这里来

不仅是有分歧的要到耶稣这里来,就是有一些难理解的东西,也要到耶稣这里来。什么意思?就是有一些事情,你可以放在那里别动,神没有说的,你别自己多说。

做结论有一个很大的危险。我是学哲学出身的,任何的概括都是歪曲,任何的总结都是篡改。你们知道这个道理,本来事情很具体,很复杂,但是你想要用一句话把他概括,你说会不会丧失很多东西?

比方说,我们常常说1 2 3 4 5 6 7,七个音,你知道吗?你这么一总结,七个音,你就损失了多少半音,本来中间是无限连续的,结果你拍,拍,拍,就取了七个点,其他的点全忽略了。还有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这中间多少色都不要了。

任何一个概括都要特别小心,这是人的思维的限度,有限的。我们概括要特别小心。你概括的“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首先这个词本身就有问题,你何必用这个词?圣经上没有这个原话的。祂说忍耐到底的,必得救,这是原话。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没有原话的,应该说什么?一旦得救就永远得救,这句好一点,稍微好一点。一旦就是真的得救了,真的得救,就会永远得救。

不一次得救,还有二次得救吗?这话是倪柝生说的,他说的不一定都对。我发现基督徒们,犯了罪又想上天堂,犯了罪又不想受惩罚,就把教义搞得越宽越好。就自己对自己说,没事了,犯了罪没关系了,已经得了救了,怎么也没事了。就这样,外边哀哭切齿,哀哭切齿也没关系了,哭一会又回来了,就是这么自我安慰。

 

听讲传主耶稣的话

我跟你讲,将来认不认我们的是耶稣,不是倪柝生,也不是保罗。将来认不认我们的是耶稣,耶稣说,我怎么说的?我说过,我的话你们不去行的,就是建在沙滩上。我说过,你们喊我主啊,主啊的,我不认你们。我说过,你灯里没有油进不了门。我说过的,你们怎么去听别人的呢?我说过,我的话审判你们。

所以千万小心,不要迷失了。耶稣说,你们没有那么多老师,只有我一个。

到了耶稣这里好明快,我一去到耶稣这里,整个是光明,坦荡,充满了慈爱,责备也是充满了爱。明确得要命,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简单就是美。最简单的真理是最伟大的真理!你们知道这个道理,1 + 1 = 2是最伟大的真理,谁也不能推翻。我们的主耶稣多简单,就因为耶稣基督钉十字架就全解决了问题,多简单!所以保罗说,我不知道别的,只知道主耶稣基督钉十字架,就全解决了,哪有那么多弯弯道道绕来绕去的,钻那个牛角尖。感谢主!什么都要到耶稣这里来。

但还有一些问题,我觉得凡是主没有说的,我们没有必要去争;凡是主说的,也没有必要再去归纳,把主的话非要概括成一个什么纲领性的主怎么说的你就怎么听,如果主可以概括,祂早就给你概括了。就是因为概括容易损失,容易割裂,祂才跟你讲故事,故事的含义很深。

你看那浪子回头的故事,只能用这个故事,才能把神的爱说出来。祂如果不用故事,祂说神是何等地爱你,你犯了罪回来都会没事的,那就没有这个力量。而且这个故事里面讲了多少个侧面,从浪子的角度是认罪悔改,从他哥哥的角度是不要妒忌,从爸爸的角度是天父的慈爱。好多侧面你都可以去分析,含义极深。

我们不要对主耶稣的话,对圣经上的神的话过多地添加自已的意思去解释。祂怎么说的,就怎么听,怎么讲,怎么传,这是最好的。

 

耶稣是所有的根

我知道国内还有很多争议,比如说唱歌拍手行不行。我来了以后听到这些问题,有些传统的教会,基要派是不许拍手的,还要把“迦南诗歌”都收了,不许唱,等等。这有什么圣经根据?就因着这个竟然要分门别派,拍手的就是异端,哪有这种事?我告诉大家,顶手绢的也不是异端。你不能说他是异端,叫什么异端,顶顶就顶顶,怕什么?他只要信耶稣就好了,只要认罪悔改信耶稣就好了。但如果别的教义有问题,那我不知道,但如果仅仅是顶手绢,让他顶吧。最多你说,他不顶也可以的,没有必要非顶就成了。

保罗还说过女人不许讲道,而且不许在教会里乱说什么话,有事回家问你丈夫去。你这样吗?不行嘛!所以遇到这种事到耶稣这里来,实际上我们现在也没听保罗的话。你听保罗的话,你们这些姊妹们,怎么行?现在中国大陆的传道人当中,姐妹占大半。

所以到耶稣这里来,我再讲一遍,整本圣经只有耶稣是神。如果没分歧还好,有了分歧一定到耶稣这里来。保罗后来那些书信全是为祂做见证的。我现在体会到,上帝的所有的神性,就是我们讲上帝论的时候,上帝的属性的时候,在耶稣身上都可以找到。

关于教会牧养所有的原则,在使徒书信里讨论得最多,但是他们的根基是在四福音书里。保罗回答问题,争辩,抵挡异端靠什么?都是靠四福音书。四福音书是根,所以我们要到根上。

 

非原则问题不构成异端

还有很多说方言,等等,这些事情都无所谓的,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不说。我上次讲了,能说的不要看不起不能说的,不能说的也不能看不起能说的。而且也不要追求这个东西,神给你了,你就说。保罗都说方言,你知道吗?他自己说他也能说方言,但他不主张在公共场所说方言,因为听不懂,除非有翻译。

这些东西非原则性的东西,我们不要去说这个对,那个不对。我是说,大家都可以和平共处的,这些非原则问题都不构成异端。

我以后会讲什么叫异端。异端都是不注目在耶稣身上,偏离耶稣才会出异端。甚至你们知道历史上最大的异端就是什么?教皇!他取代耶稣。

 

“卡拉马佐夫兄弟”

陀思妥耶夫斯基写的小说很生动,你们回去去看看,叫“卡拉马佐夫兄弟”。很长的几页写耶稣来了。耶稣在大街上走,祂也行神迹,很多人围着祂,跟从祂的人越来越多。但那个时候,他们的主教正在处死异教徒。跟他们不一意见的,凡是定异端的都要处死。耶稣在大街上走的时候,那个主教看见了,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祂的主耶稣祂。说如果不是主耶稣,无人能行这样的神迹,看祂的脸就能看得出来。

他怎么办呢?他不吭声,派军队去把耶稣抓起来,关到一个小黑屋里。到了天黑,到了半夜的时候,这个主教亲自来到了这个监牢里。到了主耶稣面前就跪下说,主啊,我不得不抓你。他说,我知道是你,但是你来得不是时候,我们正在处理异端。你当年老是讲,爱呀,爱呀,不行的,你讲完一撒手走了。你知道这刁民有多刁?你讲起来容易,我们管起来不容易。所以我们必须实行严厉的处罚,实行公义!他说,主啊,你离开吧!我们现在不需要你。地下的事,交给我们就好了,我们比你更了解当地的情况。

他讲了很多,流着泪跪着在主耶稣面前讲。这主教已经七八十岁了,颤抖着流着眼泪跪在主耶稣面前,请求主离开。讲了很长时间,我们的主一句话都没说,眼睛一直看着他,很慈祥地,很怜悯地看着他。等他讲完了,真的是无话再说的时候,主站起来,到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就走了。

 

只信耶稣

这就是小说里写的。我看了以后,我就知道,我们在世上常常是这样,僭越,窃取主的权柄,不按照主。我们常常说,你讲慈爱,讲慈爱不行的你老是。说接纳接纳,不行的,必须拒绝拒绝。你老是说不要论断,不要论断,我们必须论断,不论断还了得。甚至说,主啊,你是主但是你现在不在,我就是主啊。这个教会我做主,这个教派我说了算,或者是这个理论是我说了对。

今天如果主耶稣来了,还会有人抓他的。当然不是罗马教皇,而是很多的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有人说天主教只有一个教皇,基督教几乎人人皆教皇。就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神学是对的,每个教会都觉得我是对的,你拍手是错的,你说方言是错的,或者是你不拍手是不属灵,这也是不对的。不拍手也可以,不是不可以,谁也别说谁。

我说最好的办法是,只要你信耶稣,而且只信耶稣,这点很重要。不要再有别的,教会不能有两个头,教会只能有一个头。

第二,教会不能一个大头,一个小头。只有一个头,这个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每个弟兄姐妹们,你们要自己心里清楚,不管你在什么教会,你要知道你的头是耶稣,在此之外既没有比祂大的头,也没有比祂小的头。你跟神的关系,是你们的个人关系,你跟神之间的关系。中间任何挡住你跟神的关系的,说撒旦,退后去!马丁路得宗教改革最大的一点,就是把教皇拿掉,把神父拿掉。跟神之间的私人关系,我直接跟神祷告,奉耶稣的名就够了,其他的一切都是粪土。

 

凡是天父栽种的就长起来

感谢主,这就是一个好基督徒,凡是在这种状态下的,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在这种状态下的都蒙神的悦纳。至于拍手不拍手,说不说方言,唱不唱迦南诗歌,都不重要。迦南诗选多好,那是中国人的诗歌。你为什么不唱?你们老唱外国人的诗歌。当然了,你光唱迦南诗歌也不好,你看我们唱的那些歌也挺好的!而且人各有所好,我特别感动的就是,你看你们这从各省市来的,你们唱迦南诗歌的时候都不用看词的!一唱叭叭都起来了。这个东西有时候要随其自然,好东西他自然会飞。凡是栽种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都拨出来。反过来说,栽种的物,若是我天父栽种的就长起来。

产品订购
产品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