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志明 | 各种宗派与唯独耶稣 | 唯独耶稣 (10/12)


第十讲各种宗派与唯一耶稣

 

主是一个立体的生命

圣经上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我自己在认识耶稣,跟随耶稣的经历当中,有很深的一个体会,就是我们真的很难有用我们的话语,把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表达出来。我想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因为我以前都是搞写作的,但是我试了多少次,最后又把稿纸撕掉所以我就自己给自己说了这么四句话:我说面对你深厚无底的内涵,人的智慧真是浅薄不堪,除非你亲自跃然纸上,否则我永远无法将你表达。

我就觉得我们的主是一个立体的生命,祂在生命的各个方面,各个角度,里里外外都活出神性的光辉来,我们人真的没有办法完全把握祂。我常常讲到的有三方面,一条线就是祂的恩典,就是祂的无条件的爱,让这个世界不得不俯伏在祂的脚下的那种爱。第二条线就是真理。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接下来就是有真理。真理就是祂把神的话,把宇宙的奥秘,人生的奥秘,过去的事,现在的事,未来的事都带给我们了,都说出来了。然后第三条线就是,祂那个生命的大能的荣光,就是神独生子的荣光。我们也见过,祂行出来的,包括祂行的神迹,包括祂复活的大能,包括二千年来在人类历史上的大能,包括我们个人家庭被改变的大能。

这三条线交叉起来真的是一个立体的图像,就是神的全知,全善,全能,都在祂身上完整地实现出来了,这是一个立体的生命。但是我们人是平面的人,甚至是一个点,那结果是,我们的领受就是片面的。这一点是我们一定要强调的。我们讲合一,我们讲包容,但是如果不谦卑,什么也达不到,不谦卑谁也无法接纳谁,谦卑是什么谦卑呢?是从根本上谦卑,就是说,我是片面的,我是狭窄的,我是有罪,有限,有死的。这样的根本的谦卑才能使我们真正地彼此接纳。

 

知情意三种人

人有知情意三方面,我只讲这三方面。有的人侧重其中的一方面。你们跟人打交道的时候会发现的。一家如果有几个孩子的话,弟兄姐妹有几个,你会发现他们侧重点不同有的人侧重于知,或者那个字念成智,智慧的智,很聪明。还有的人,很有情感,是情感型的人,动不动就流泪,动不动就笑,很受。情绪支配。还有一种人就是意志特刚强的人,说出话来像钉子一样,不会改的。我们在生活中会遇到这三种类型的人。

同样,我们在从主耶稣这里吸取祂的丰富的生命的时候,我发现不同的人,吸收的就不一样。情感型的人,他就多从主耶稣身上吸收情感的东西。理智型的,就从主耶稣真理那个角度,就去挖呀挖呀。意志型的,他就特别强调顺服,死掉自己。

 

教会历史的三大派

你看历史上的三大派,二千年的教会历史。一派就是神学研究派,像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加尔文等等。他们就是从这个角度去的,就是把神的属性中的那些可以分析的都分析出来,可以逻辑化的都逻辑化。都变成知识,变成神学,有条有理,有头有尾,有章有据,就是理智型的。他们头脑非常清醒,每句话都要经得起推敲。

但是另外的一些人就是灵修,灵恩方面的,像奥古斯丁。奥古斯丁这个人很独特,哪方面他都有。奥古斯丁是最早的教父之一,他是个神学方面的开拓者,也是灵修方面的开拓者。还有圣多马,我提到过“效法基督”,或者叫“尊主圣范”的作者。还有盖恩夫人,宾·路易师,慕·安得烈,这些讲究内在生活,灵修祷告,或者是我们大陆的神学家们,把他们当作是神秘主义者,神秘经验者。其实他们也不是神秘,他们是追求圣灵,这是一派。这一派所强调的是里面跟神的灵交,在灵里的相通,灵里的安息,灵里的契合。跟加尔文他们,跟托马斯·阿奎那他们完全不是一条路的。

还有第三派,在教会历史上,就是舍己献身派,像圣·法兰西斯,潘霍华,你们都知道这些人。圣·法兰西斯是一个富家子弟,但是他撇去了一切财产,像主一样,效法主耶稣基督,去到大街上传福音。潘霍华也是一个社会行动派,就是他参于刺杀希特勒,结果事件失败,他被杀害。还有德蕾沙修女,她是最近的一个,她就是一个行动派,她没什么神学理论,也没有什么灵修体验,她就是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她说你们把善事做在一个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她就用耶稣基督的这段话。

 

各有所长

这三大派,你不能说哪一派是错的,你更不能说哪一派是异端。我们每一派都是从主耶稣基督身上抽出某一个侧面来。神学方面的研究就是从真理方面,他们动不动就讲真理,真理。你的教会合乎不合乎真理,你的信仰合乎不合乎真理,特别强调真理。

灵修,灵恩派他们就是自己修炼。我发现有的教会就是修啊,炼啊,一个星期五六次的聚会,灵修,祷告。这是对的,这很重要,因为这是福音派缺少的,基要派缺少的,这是加尔文派神学家们缺少的。你有了跟神的密切关系以后,是为了得生命,得力量,得启示,然后出去,去承担使命。

还有舍己献身的这一派,叫做社会行动派。他们的优点大家不言而喻,就是爱,就是恩典,活出来。这是神学家派没有的,是内在灵修派也缺乏的。他们就是去活,用自己的生命燃烧,去发光照亮别人。这是非常好的。社会上很容易承认,也荣耀主的名。但是他们有他们的缺点。如果大家都是这样的话,建造教会怎么办?群羊的牧养怎么办?在很多事上教会怎么影响这个世界?比方说国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立法,各方面怎么受到信仰的影响。你知道这一方面是加尔文做的。当加尔文把他的神学体系拿出来以后,影响了整个西方基督教国家的政府,影响了他们的法律,影响了他们的商人,影响了他们的教育,影响了他们一切的一切。当加尔文主义从圣经里抽出他的基本原则来以后,这个原则就推向了全社会。

 

神用我们的长处

你们注意,我这么分析你们就听得明白,各有所长,都是不可缺少的,但是都不要骄傲。我们现在最缺少的一点就是看不到别人的长处,只看到自己的长处,看不到自己的短处,只看到别人的短处。

首先第一,我跟大家讲,这种片面性是我们不可避免的。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人没有片面性,没有一个教会没有片面性的,没有一个教派没有片面性,我们都是残缺不全的人。神看得起我们,用我们的某一方面。神用我,我就知道得很清楚,神用我出来布道,证道,或者是培灵。用我什么,我自己都很清楚,神用的就是我这方面。但是至于其他方面我一塌糊涂,我常常跟神认罪。我知道神用张三,用李四。我们在一起也看得很清楚,用的是他哪一方面,看得很清楚,他别的方面我们也知道,很差的。

我们彼此都知道,但是互相不要去揪短处,揪短处谁经得起呀?你说谁给谁挑毛病挑不出来呀?别看我们是平民百姓,挑孔老二,挑孔子挑十个,八个毛病,但是孔子的高尚你能活得出来吗?所以有时候我们人吃了分别善恶的知识果以后,就眼睛明亮了,专门分辨别人的善恶。这是原罪,骄傲。这骄傲是最大的罪,是最根本的罪。

 

加尔文的长处

我给大家念几段话,你们就知道,我们人都是片面的。我们先说加尔文。在他的基督徒生活手册一开始,就有这么一段话。他说,唯独在神的律法的优美中,行事为人,才显出我们是神的儿女。在神的律法中,包括新生命的活力,借此我们可以完全恢复神在我们里面的形像。但是因为我们的本性迟钝,所以我们需要借着一项指导原则来刺激我们,来帮助我们。因此要查考圣经,要找出一个基本原则来改变我们的生活。

你们注意,他的基本思路就是这样,你要查考圣经,在圣经里找到一个正确的,真正的人生原则,你照着去做,照着去行。这是不是律法主义?你能行得出来吗?圣经的原则很清楚,谁能行得出来?这就是加尔文神学的一个致命的弱点,我是指他在个人生命成长中的致命的弱点。但是他对于社会改造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因为他在圣经里面抽出来了社会改造的原则,然后发表了,成为整个西主基督教国家的指导原则。但在个人生命上,这是他的弱点。

 

盖恩夫人的长处

接下来,盖恩夫人就补充他了。盖恩夫人怎么说呢?她说将你的心完全转到里面,到你的灵那里去。亲近这位时刻与你同在的神,你就会发现你的外面是多么软弱。她就弥补了加尔文的不足。然后,神呢,就给了你恩典和力量,很自然地去制服肉体,行出圣经的法则。这样才能从里面行出来。不是你知道了就能行出来,而是你有了那个生命才能行出来。

你可以确定的是,一个忠心弃绝自己给主的基督徒,就会发现什么呢?就会发现,同时她就抓住了一位不制服一切绝不罢休的神。当你愿意顺服主的时候,你就发现,你得到了一个不制服你身上的一切绝不罢休的神。你就引了这么一位神进入到你里面来了,祂不制服你绝不出去。那你要做什么呢?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恒切地专注在神祂自己身上,一切的事,她都处理得很完美。事实上,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严厉地克已,但是每个人都能回转到里面,完全把自己弃绝给神。说得多好啊。

在个人灵修方面,她比加尔文强一百倍。加尔文根本没摸着个人灵修的路,但是加尔文摸着了改革社会的路。而盖恩夫人是不管社会的,国家怎么样她不管的,宪法怎么写她不管的,法律怎么制定她不管的。你看神分工,分得多好,神就造了一个加尔文,然后又造了一个盖恩夫人。

 

德蕾莎修女的长处

然后我给大家念德蕾莎修女的,那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德蕾莎修女常常强调耶稣在十字架上临死的一句话,“我渴了。”德蕾莎修女成立了一百多个替穷人服务的场所,每个场所,都有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苦像。而在十字架的旁边,都有“我渴了”这三个字。她要提醒大家,任何一个人在痛苦中,我们都可以在这个痛苦的人身上看到基督的影子,任何替这个不幸的人所做的,都是替基督所做的。

德蕾莎修女的默想祷文这样说,一颗纯洁的心很容易看到基督:在饥饿的人中,在赤身露体的人中,在无家可归的人中,在寂寞的人中,在没有人要的人中,在没有人爱的人中,在麻疯病人当中,在酗酒的人中,在躺在街上的乞丐当中。穷人饿了不仅希望有一块面包而已,更希望有人爱他;穷人赤身裸体不仅希望有人给他一块布,更希望有人能给他人应有的尊严。

特蕾莎修女不只是一位社会工作者,为了要服务最穷的人,她自己和她的所有修士,修女们都一起变成穷人,这是她的法则。不是你是富人,你是高高在上的,你来帮助穷人,这样的人她不要。你到我这来帮助穷人,你自己首先成为穷人。很多很有钱的人到她那里去,要跟她住一样的,吃一样的,穿一样的。她说要给你所服侍的穷人尊严,否则的话,你这么体面的去服侍他,他受不了。这就是你们想想这就是为什么耶稣道成肉身的时候,成为了一个最下层的人。祂变成国王,祂到你面前来说,我是你最知心的朋友,你信吗?神的苦衷,德蕾莎她体会得很深,她跟主耶稣基督心心相通,息息相连,真的是这样。

 

唯有主是全面的

我读了这三个人,这三个人是不同的代表,他们真的代表了主耶稣身上的某一方面。他们看起来是格格不入的,你看差多远,加尔文跟盖恩夫人差多远,盖恩夫人跟德蕾莎修女差多远。盖恩夫人喜欢坐在小黑屋一个旮旯里,就天天这么灵修。德蕾莎修女是将横墙倒下,我要出去服侍穷人。他们好像是针锋相对的,但是都是在主耶稣基督里。

我们一个人做不到两方面,更做不到三方面,历史上哪有一个人同时是加尔文,又是盖恩夫人,又是德蕾莎修女?你做得到吗?那么神就造了三个人,三种人,不仅是三个,还有很多类。你们如果有心的话,你们去看教会历史,你会发现还有很多的侧面。大家集合起来,也达不到主的丰富的十分之一。你看主耶稣身上什么影子都有:德蕾莎修女的品格是从主耶稣身上出来的,她关心那些贫穷的,瘸腿的,瞎眼的,残疾的,麻疯病人。

主耶稣身上更有跟天父密切的相交。祂经常半夜里去祷告,一夜一夜去祷告神。祂到旷野,到山上,到海边,独自一个人去祷告神。你看祂跟神的那个亲密的关系。

但是祂又有真理的权柄,说出话来带着权柄,带着权能,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在祂。而且祂什么事情都知道,祂说我所说的是我知道的,我所见证的是我所见过的。所以在祂那里有真理,有恩典,有能力,都在祂那里。我们真是只抽出一点点来。

 

全是来自主的丰富

当然圣法兰西斯,你可以把他归类给德蕾莎修女,也可以把他归类给盖恩夫人这一派。他不搞理论的,因为圣法兰西斯一点理论也不搞,就是去走街串巷,传福音。你看他又跟他们不一样,他着重传福音。我们知道现在还活着的,像那个葛培理,他就是传福音。这也是一方面,我们主耶稣到世上来不就是传福音来的吗祂说我奉差原是为此,我是为这事出来的,就为这一件事? - 传福音出来的祂走街串巷,祂第一句话就是,天国近了,日期满了,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信福音。

我刚才讲的这三个人,他们也传,不是不传,不过他们的重点不是传福音。但是像葛培理他们,圣法兰西斯,他们的重点是传福音。还有约翰·卫斯理这些人,那些造成大复兴的那些人,他们去传福音。还有西方传教士到中国来,就是来传福音。这是另一面,这也是从主耶稣而来的。

你还可以分析很多面,一面一面的全是来自我们主的丰富,谁也没有什么好夸的,谁也不能否定别人的工作。

 

每一派都有他的特点

我们看到历史上是这样,现实也是这样。我们看到现实,分很多派,其实每一派都有他的特点。灵恩派现在基本上是承续了灵修,历史上奥秘的那一派。当然,真正称得上奥秘的也不多。有很多的灵恩派也不是内在的,是外在的,蹦啊,唱啊,跳啊。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注重圣灵,注重情感的释放。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发现凡是到灵恩派来的人,大部分都是情感形的。当然如果环境允许你选择的话,比方说你周围有三个教会,三种不同的类型,而你选择了这个灵恩教会,那说明你基本上也是一个情感型的。

神有美意,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归宿,要按照不同的人的本相来接纳我们。所以彼此不要觉得不理解,他怎么这样子,他怎么那样子?他生来就这个样子,神在母胎里就拣选他加入这个教会。

神学这一个方面,我们现在看到很清楚,现在比较发达兴旺的就是加尔文派,改革宗。我听说现在中国大陆知识分子当中也挺流行的,特别是改革宗的人。因为都是知识分子,而且他们有理论,有系统,能写能说,所以网络基本上被他们占了。

灵恩派很少上网,灵恩派有空基本上就去蹦呀,有空就去唱,有空就去赞美,哪里有空去上网写文章。所以看来,在网上看起来改革宗特多,实际上他们倾巢出动了。因为他们除了网上没地方去,他们也不去唱不去跳。但是灵恩派他们不上网,他们在教会里唱呀,跳啊,赞美啊,祷告啊,没空上网。

社会行动派也没空上网,都像德蕾莎,都去关心穷人。所以改革宗看起来人多,其实人很少,因为真正有那种嗜好的还是少数人。因为我是从那里面出来的,我当年学哲学,整个一个入了迷,走火入魔,最喜欢逻辑论断。一读黑格尔,黑格尔太伟大了,看这话说得真深刻,研究一晚上研究不透的,越研究不透你越佩服他。当然现在我才知道,他自己说不清楚,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懂。就像在写朦胧诗,那写朦胧诗的人,为什么诗朦胧?因为他自己很朦胧,他很难表达他内在的感情,他用什么词都不合适。像耶稣说,我对你们所说的是我所知道的,我对你们见证的是我所见过的。三下五除二,几百句话,把天国的奥秘全告诉我们了。能把话说简单,不容易。

 

在世上做光做盐

我刚才讲到神学研究的,现在的继承人,主要是改革宗这一派。社会行动方面,舍己献身,像圣·法兰西斯,德蕾莎修女,潘霍华这些,现在也有。比方说我们四川赈灾,教会出来了,去帮助,去爱,这个很好。我们中国教会缺少这个,但也不怪我们,因为我们刚刚冒出来,还很弱小,很多教会自身难保。我们还没有办法去影响社会。但是随着我们成长壮大,这方面也要加强,你要做光做盐。

希望我们中国也能出德蕾莎修女。我们基督教没有出过德蕾莎修女,德蕾莎修女是天主教的。你们知道有人挖苦我们,当然挖苦也不对,他们说基督教就出葛培理,会讲。他说我们天主教就出德蕾莎,会做。但也不能这么说,神的道也需要传。葛培理救了多少灵魂,在美国。

我们中国教会在社会影响,责任方面要加强。我想社会也需要我们,最需要的就是爱。我们都知道爱是从神而来的,神是借着我们。西方发展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那个时候,西方基督教非常发达西方资本主义刚开始的时候,教堂林立,比现在多多了教堂起了双面的作用:。帮助穷人,警告富人,因为神的公义在那里神就借着我们教会,借着基督徒,一方面活出祂的爱,另一方面彰显祂的公义。一个村有一个教堂,这个教堂不仅是天天传出祷告,唱诗,赞美,而且里边传出爱来,让穷人知道这里都是好人,我可以去向他求助;让那个坏人知道,这里的人不能得罪,这里有神。

 

我们自己不要极端

我刚才讲的那三方面,哪一方面都是需要的,但是我们很难完全做到。我们个人,甚至教会,都会有所侧重,这是一定的。我们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就知道当如何行。

三点。第一点,就是我们自己不要极端。我这里面提到有个叫神学主义,神学是好的,但是神学主义不好,就是好像只有神学,才是信仰。我下一堂会谈这个问题。神学是信仰的学问,但是它并不是信仰的本身。就好像哲学是人生的学问,但是哲学不是人生。有很多老头老太太不懂哲学,但是他们有自己的人生哲学,他们活得很好。所以,信徒们不一定都懂神学,但是你可以是个好信徒,只要你定睛主耶稣就够了。神学主义就是什么呢?从神,到学,把神给学问化了,这是个问题。

在灵修方面,我们要注意,不要走向神秘主义。灵恩,灵修,内在生活,内在医治,所有的这些,不要走到神秘。在教会历史上有神秘主义这一条线,这条线有它的狭隘性,就是它比较封闭,也是一种自傲,自义。

还有就是社会舍己献身,社会行动派,不要搞成社会福音,这都是极端了。社会福音你们知道,就是一种认为我们就是教会,就是帮助穷人,就是做那些社会活动,扶贫。

我们的信仰还是跟着主耶稣基督,是有永生的盼望,救人灵魂是最要紧的,不是今生今世只是对社会做点贡献而已。

 

不论断,不骄傲,不自义

第二,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论断,对别人不论断。对自己不极端,对别人不论断,不骄傲,不自义。论断有好多种,比方说有些神学上的论断。神学论断比较多,因为神学就是要说要讲。

专门去行动的人,他们不太说,不太讲,因为他们去行动。但是他们容易心里产生骄傲,虽然不在网上,报刊上写文章去批评别人,但是心里也可能产生自义的,你看,你们就会说,看我们才做。

据我了解,现在的这三大派当中,我觉得比较容易论断人的,当然是神学方面的。灵恩派一般不去论断别人的,灵恩派现在都是说开放开放,大家彼此接纳。但是我发现有些灵恩派里边会说方言的,就觉得看我们会说你们不会说,我们看异像,做异梦,说预言等等,他们也骄傲。这也容易产生一些自义,骄傲,产生隔阂。

 

彼此沟通

第三就是不封闭。不封闭就是说,要彼此沟通,开放。封闭状态产生了很多彼此不了解,都是道听途说。说这个教会怎么,那个教会怎么,都是道听途说。这容易出事,就是很难合一。

另一方面产生了家长制。就是我这个小圈子我说了算,我有我的规矩。对外边的事,反正信徒也不了解,以为信主就是这样。你知道蒙头派的那些人,他们以为信了主都是蒙头的,他们说基督教就是蒙头的。问题就是封闭造成的,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了信仰的全貌,他们就会知道他们自己多么狭窄。

当然在美国也有这些问题。我知道有个别教会的牧师跟信徒讲,你们不许去串教会,不许听别人讲道。也有这样的,但是极少极少。我有时候布道完了以后,会有人上来跟我说,我偷偷来的,我们牧师不让我们听别人的道。

这个封闭的问题是个大问题,封闭也容易产生异端。真正的教会一定是开放的,允许信徒自由选择,你喜欢去哪个教会就去哪个教会。就像羊,羊就是去找草吃。你看见满山遍野的羊都是自己找草吃。没草了,你划了个圈让他们在这里不是饿死他们吗?在神的国里有充分的自由,有一个大的圈,不出去就好,就是在耶稣基督里面。

当然异端是要提防的,如果有异端我们要告诉弟兄姐妹,不能去碰他们。异端是不能碰的,远离它。有时候有邪灵,我们的属灵光景不够,你跟它打交道真的就被缠上了。

 

主耶稣基督就是整片天

根本的出路就是到耶稣这里来,所有的偏差,异端,都是因为偏离了耶稣。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才能看到神的整体性和丰富性。你看到耶稣基督的整体的丰富之后,我们都会谦卑自己了。如果你看不到整体,我们就以为我们这个局部就是整体,所以才骄傲。

那骄傲的人也是情有可原的,为什么情有可原呢?他就看了这么一片天,像井底之蛙一样。你不能怪井底之蛙,说你这井底之蛙,真是个井底之蛙。你不能怪他,你必须去承认,在那个环境下他只能这样。关键是不认识那个全部,不认识主耶稣生命的全貌。我们只限于其中的一个井底,一个理论的井底,一个灵恩的井底,或者是一个社会活动的这么一个井底,那我们就变成井底之蛙了。只有你出来,出了你自已的那个井口,你才能看见整片天,主耶稣基督就是整片天了。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每个教派都是其中的一部分,都是主的肢体的一部分。我们常常用这个肢体来比喻教会内的分工,那现在我们也可以用肢体来比喻教会和教会之间的不同,有的承担口的功能的,有的是手的功能,用手去服侍人的,有的是脚的功能,就像戴德生,马礼逊,他们是传福音,打美好仗的,是脚的功能。

你们自己去想,还有别的功能。每一个功能就代表我们主耶稣的某一面,手不能看不起口,手说你看,我老干活,你就会说。加尔文派有他的功劳,反对基督教的人,他们最害怕的其实是加尔文主义。反基督教的人,他们不怕德蕾莎修女,你做多少善事他也不管你,他最怕的是加尔文,因为加尔文的东西一出来能改变整个社会。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好多知识分子都热衷于加尔文主义,因为他们有一种改变社会的责任感。

 

跟耶稣基督的关系是根本

我们都要彼此尊重了,彼此尊重然后彼此配搭,然后成全主耶稣基督的心意。

我觉得我们有时候互相攻击,或者是发出内心的互相看不起,主很伤心的,真的很伤心,好像把主的身体撕裂了。弟兄姐妹们只要爱主,只要在耶稣基督里,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将来总有一天我们都要彼此面对,在神那里都要彼此面对,所有的外壳都要除掉的。

将来在天国我们是以个人身份面对主耶稣基督,这点大家要知道,主耶稣基督不会问你是来自哪儿的,你是河南的,安徽的?祂不问这个,主耶稣只是问,你认识我吗?你爱我吗?你知道我的话,你遵行了吗?祂就问这些事情,祂不会问你是美国基督徒还是中国基督徒,祂也不会问你是黑人还是白人基督徒。祂不问你是一个大学教授基督徒,还是一个农民基督徒。

我们每一个弟兄姐妹保持我们跟神之间的关系是根本,如果人真信的话。你不信那是另一回事了,比方说你是一个干部,派进来的,那是另一回事。因为这所有的形式,所有的躯壳都要拿走,只剩下灵魂对圣灵,对神的灵。比方说罗马帝国在神眼里,根本不是一回事,祂不在乎的。整个罗马帝国那么强大,横跨欧亚非三大陆,五百年历史,但是在神眼里不如路边一个不认字的乞丐,因那乞丐因着信耶稣得救了。现在在天国里,罗马帝国已经无影无踪了。

所以我们真的感谢主,我们只注目耶稣基督,我们这次讲的中心是唯独基督,就是这个意思。别让别的分歧,误解,历史的伤痛,阻挡你跟耶稣基督的关系就好了。

 

盯着耶稣基督

今天这一堂课跟大家分享地是宗派传统。宗派传统这些东西我们都可以打破,我们不注重这个。我们就眼睛盯着耶稣基督,但是尊重别人,彼此配搭。

还是我前天说的那三句话,第一扎根基督,第二求同存异,第三取长补短。第一个很重要,就扎根基督,一定是基督,不能是别的,是独一的,绝对的,因为祂是忌邪的神,求同存异,就是我们的同就是一个根,一棵葡萄树,我们扎在一个根上。异呢?就是刚才我讲的不同的侧面,不同的方向,我们每个人的恩赐也不同,这都是异。但是要取长补短,就是你不要盯别人的短处,你要盯别人的长处,看自己的短处,这才一定和睦。其实夫妻之间也是这样,同事同工之间,人跟人之间都是这样。

 

祷告

我们最后来一起祷告,结束这一堂课。主啊!我们来到你面前,你是何等的丰富,你是立体的,我们都是干干瘪瘪的。主啊,我们都是残缺不全的。主啊,你看的起我们,用我们这些残疾的,瘸腿的,瞎眼的,你让我们赴你天国的宴席。主啊,我们都是那些原本不配的人。主啊,但是那些配的人他们不来,所以轮到了我们。主啊,谢谢你,谢谢你在中国也是这样,我们这些人真的都是不配的人,论地位,论经济,论学识,在十三亿人中我们算不得什么,但是主啊,你拣选了我们这些不配的人。主啊,求你的圣灵浇灌下来,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直接看见你自己。主啊!你是何等的丰富,你的丰富高过了诸天,超过了历史,一切的一切都不如你。主!我们感谢你这样地爱我们,把你自己给了我们。主!谢谢主!你与我们同在,住在我们里面,我们这祷告感谢奉耶稣的名,阿们。

产品订购
产品订购